秦素狐疑着,将高中三年的数学题交给他。

然后就看着殷漠北拿着笔,刷刷刷的在试卷上刷题。

孝写了一会儿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突然抬起头,看向秦素。

秦素正发愣着呢,见到殷漠北抬头,一双点星一般漆黑的眸子看向她。

“怎么了?”她低下头看向试卷,“不会做吗?”

“……”他只是刚才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肃的问题。

——如果他什么都会做,那秦素不就不能给他做家教了?

皱了皱眉头,殷漠北脸上浮现出老成持重的表情,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大事了。

“素素要上几年级?”殷漠北轻声问道。

秦素正在看题,听到殷漠北在她耳边的声音,他嘴里呼出的热气正好吹拂在她耳畔,她耳朵动了动,有点敏感抬起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耳垂。

“大概是高一。”秦素想了想,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能跟素素一个班级吗?”

“你要跟我一个班级?”秦素歪了一下头,看着表情严肃的孝,忍不住笑了,“虽然,你确实可以跳级,但是,最好还是慢慢来吧,多享受享受几年学生时代。”

殷漠北放下笔,环住了秦素的腰,把脸贴在她怀里蹭了蹭,闷声道:“不要,我要跟素素一起上学。”

秦素对会撒娇的孝子没办法,更何况她天性温柔,在自己能力范围,很少拒绝别人。殷漠北是她捡回来的,自然也要好好照顾,听听他的心愿,不能太独断了。

秦素柔声道:“你还小,跳三级的话,都是大姐姐大哥哥,你会找不到朋友的哦。”

殷漠北垂下长长的浓密的睫毛,低声道:“我只要有素素就可以了。”

秦素揉了揉他圆乎乎的脑袋,忍不住笑了:“好了,别撒娇了,既然要跳级,我们要学的东西可就不止这些了。刚才的试卷怎么样?都会了吗?”

“……”殷漠北抬起头,暗搓搓的看了秦素一眼,又飞快的收回了视线,搂住她,“素素教我。”

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。

秦素松开他,让他乖乖坐在椅子上,从课本底下,翻出了几本数理化竞赛题。

“桐城学院对跳级的学生要求很严格,还有三个月就可以申请入学了,这三个月时间,我们可以先学一下高中竞赛题,最好不要偏科,每科都能在及格线以上吧。”秦素想着,既然殷漠北想跟她一个班,那她也可以帮帮他,只要殷漠北花三个月将竞赛题都能练到及格线以上,她就能给他走个后台,让他跳个级。

她对着他挥了挥手上的试卷,对殷漠北道:“我可是很严厉的哦,这三个月,不能带你去游乐园玩了,每天也要做很多试卷,你干不干?”

殷漠北眼神明亮而专注。

他看着女孩温柔而精致的面容,带着他自己也看不到的占有欲。

想要永远呆在她身边,一辈子也不分开。

想要快点长大……

这样,就有能力永远留在她身边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