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有的是机会,只要那女人还在一天,那厉鬼是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青湪又说了一句大实话。

而他口中的女人便是吓得差点尿裤子的崔小倩。

“不过,厉鬼怎么突然走了?连崔小倩也不管了?刚才她可凶了呢,巴不得把所有人都撕碎。”

“因为这鬼*物,她以为你是同伙,在妖族,鬼王是不能相杀的。”

“可这鬼*物并没有对我认主……”

“因为这只厉鬼傻啊,分不出来你是真的主人还是假的主人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可越是这样我就越疑惑,那个叫做小天的男孩,怎么会有鬼*物?“对了,青湪,鬼*物认主的条件是什么?会对人认主吗?”

青湪哈哈大笑,“那你说人能够在冥界存活吗?”

我摇头。

“那不就得了,鬼王认主当然只能够对妖冥两界的人认主啦。”

难道,那个小天不是个人?

不对,我与他接触过,百分之百确定小天是人类。下次去医院,是要好好的问问小天这铃铛是怎么回事。

崔小倩被吓得惊魂未定,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嘴里念念有词,“不要杀我……这件事和我没有关系……不要杀我……冤有头债有主,你去找她啊,和我没有关系,你不要缠着我。”

我感慨的摇了摇头,对青湪道,“她怕不是被吓疯了吧?”

“吓疯不至于,多半是心里有鬼,自己吓自己。”青湪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点评。

基于刚才发生的事情,对崔小倩一如既往的没有好感。

我蹲在她的面前,并且用手拍了拍她的脸,面无表情道,“醒醒!”

崔小倩涣散的目光逐渐聚焦,虚弱低吟,“是你……我没有死……”

“嗯,你运气不错,那东西自己跑了。”

她突然伸手拽住我的衣摆,声音带着哭腔与歇斯底里,“求求你,救救我,你想要什么都可以……求求你了……”

我把衣服从她的手中夺回来,眯着眼睛打量她,“你这是还没醒吧?”

“没有,我很清醒,从没有过的清醒。”崔小倩重重的咽了口口水,恐惧的目光四下扫了两圈,仿佛在不远处有什么东西正盯着她看,伺机而动。

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,并且往我的方向靠了靠,卑微的说道,“你想要什么我都能够给你,你的能力很强,解决那只鬼完全没有问题。只要你肯救我,想要什么我都能够给你……你千万不要放下我不管,要不然我肯定死定了……”

我深深的望着她,认真的辨认她话中真假。

本来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插手,可惜……这件事关乎鬼*物。错过了这次机会,下回想要找到它,就没有这么好的时机了。

“做什么事情都可以?”

“是……”

“那好,你先告诉我,那只厉鬼是什么身份?”

崔小倩一窒,不知如何作答,目光开始变得闪躲,我猜测,她正在编造一个完美的谎言。

我当然不会傻到给她反应的时间,立马追问道,“你为什么再次半夜三更带着纸钱和香烛来这个寝室,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是吗?亦或是,刚才那只厉鬼生前与你有瓜葛,所以即使死了,人家的魂魄也要找来寻你报仇?”

崔小倩的精神紧绷,稍微一些风吹草动她都显得格外的恐慌。她刚才也的确是在想借口,想一个完美的借口搪塞我。

可我问的问题太过于犀利,她心一乱,刚刚想好的完美措辞一字不落的全部忘记。

“我……”她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。

我站起身,拍了拍手掌,无奈道,“既然你没有想合作的心,我也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。不得不说,现在我还可以回去睡个回笼觉呢。”

突然,脚腕一紧,低头一看,正是崔小倩死死的抱住我的双腿,眼里是浓烈的求生欲,“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那个厉鬼我不知道是谁。”

我不爽的瞟了她一眼,声音不自觉的冷了下来,“你几次三番来这个地方祭奠,而厉鬼摆明冲着你来的,你竟然说你不认识她,你是觉得我长得很像一个脑残还是觉得自己的骗术十分高明?”

在定魂铃之中的定魂铃率先崩不住,噗嗤一声笑了起来。

崔小倩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说道,“你先别急,听我慢慢说。我不认识这只鬼与答案并不相矛盾,因为这件事,是林媛媛让我做的,而为什么这样做,她始终没有告诉我原因。”

听到林媛媛的名字,我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。这件事是林媛媛要做的?她为什么要祭奠一只厉鬼?

我瞬间回忆起当初林媛媛说的厉鬼纠缠的事情,还有前几天晚上撞见林媛媛与崔小倩做着见不得人的交易……难道都是因为这只得了鬼*物的厉鬼?

整件事情对上了,可还是缺了最关键的一环。

那就是林媛媛这么做的原因,原因才是这些诡异事情的源头。这世上没有那么多平白无故的爱,也没有那么多平白无故的恨。

我表情严肃道,“原因呢?为什么林媛媛要让你这么做?”

崔小倩眼珠转了一圈,小心翼翼道,“这件事我签了保密协议,我……我不能说。”

我用力挣开她的束缚,提步要走,“既然你不想说,我也不勉强你。我们之间的缘分,就到这里结束吧。”

“等等!”崔小倩咬牙,连滚带爬的跟了上来,“你不要这样随便丢弃我不管,我说……我说还不行吗?”

我饶有兴致的看着她,给了她最后一次机会,“你说吧,看你的诚意,如果你的诚意好,我便帮你,若是你敢撒谎,我绝对不会管你。”

崔小倩松了口气,她说一会儿会停下来思考一会儿,“你可能有听说过,我在林媛媛开的校园酒吧工作。在几个月前的某一天,林媛媛找上了我。我来自乡下,当时正用勤工俭学的方式赚钱攒学费。林媛媛一开口就承诺给我十万。这辈子我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。

她给我提的要求不过分,就是每逢初一十五就来这间宿舍烧点纸钱,而为什么这么做,并且纸钱烧给谁她从来不说。当时我还觉得纳闷,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到我头上。

我永远忘记不了她当时的那个笑,看上去温柔的不得了,却瘆得慌,她说,因为我的家乡离这里很远,并且家族重男轻女,我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,更重要的是,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关心我的生活如何,却每日为了钱疲于奔命。在学校生活,我独来独往,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,就算发生点什么,也不会有人发现。

她说,我是整个学校最合适的人。她给我钱,我为她卖命。”

“除了这些,你就没有知道更多的消息吗?”我隐隐觉得最关键的点还没有找到。比如说,这只厉鬼到底是谁?又因为什么原因滞留在人间迟迟不愿意离去。

崔小倩摇头,又点了下头,“林媛媛开了一家校园酒吧,在里头是她最真实的模样,如果你想知道,我可以带你去酒吧里头看看,问下她身边的人,不一定有知情的人,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。”

崔小倩的这个提议也不错,去林媛媛的酒吧看看,不一定会收获不一样的东西。

“那行,明天晚上你带我进酒吧。”

“那……保护我的事情……”崔小倩最心心念念的还是自己的安危。

我叹了口气,从口袋中摸出一个护身符,黄色的护身符上系了根红绳,“你把这符咒带在身上,便隐去了你的气息,厉鬼找不到你的。”

崔小倩一把把符咒夺了过去,紧紧的拽在自己的手中,眼睛逐渐亮了起来,“那好,我明晚带你去酒吧。”

我打了个哈欠,转身回宿舍,“这件事很危险,如果可以的话,你还是和林媛媛说清楚,不要再帮她做这些事儿了。”

说罢,我就下了楼,而崔小倩有没有听进去,就不在我的考虑范围。

青湪不解道,“为什么要帮这个女人,她不仅凶狠还忘恩负义,你就应该让她自生自灭。”

“哪里有什么自生自灭之说,看到了,当然是能帮一把是一把。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,如果人不尊重生命,岂不是和杀人如麻的厉鬼一样了?”

青湪沉默不语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我回宿舍之后,林君与苗苗依然睡得香甜,蹑手蹑脚的上床,睡了个回笼觉。

由于这一天不是我值班今天没有我的工作,可是,这小男孩给我的铃铛我是要去好好的问问清楚,刚好今天有空,便今天去好了。

我提着一篮水果站在心外科门口,却迟迟不进去。

不是因为我不想进去,而是来得太急,忘记想拜访的理由。

最终,是小天身边的保镖发现了我,“这位女士,你是有什么事儿吗?”

我轻咳一声,腼腆的笑了笑,“我是小天的朋友,他最近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