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想到可能得罪了澳门荣氏,慌成狗。

陆父怎么能不慌?

虽说,在生意场上,陆家和荣氏也没有太多交集。

或者,说得直白一点,以陆氏这么一点资历,还谈不上能到和荣氏比肩的地步。

虽说如此,但,没有交集,不代表他敢得罪这位尊贵的大人物。

尤其是在名利场上,对于做生意而言,尽可能少结交仇人,就不要去竖立敌人。

尤其是像荣少卿这么可怕的敌人。

荣氏稍微一弹指,偌大的陆氏,都可能天崩地裂了。

陆父一直是个谨小慎微的人。

他从不会轻易去得罪任何人。

但今天,他也不知道怎么就昏头了,竟然在荣少卿面前大放厥词!

若是这件事能够好好处理的话,事情也绝对不会如此尴尬了。

若是换在其他诚,能够见上荣少卿一面,那可是他莫大的荣幸了。

但,陆父还是没有想到,与传闻中澳门荣氏最顶要的人物,荣少卿见面,竟然是在如此尴尬的诚?

如今,他已经顾不上眼前这位尊贵的男人到底和傅晴初究竟是什么关系了。

陆父赶紧道,“这件事,是我儿子的不是,应该赔礼道歉的9希望荣少……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,给我儿子一个低头认错的机会!”

他都这么说着,悄悄观察荣少卿的神情。

见荣少卿没有任何反应,心中顿时“咯噔”了一下。

这个男人,既不承认,但也没有否认!

真的是荣少卿本尊!?

陆父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一旁的陆非也意识到大事不妙了。

他很少见到父亲向谁低头。

在生意场上,即便是比父亲大上一辈的企业家,也大多对父亲客客气气的。

面前的男人这么年轻,竟然还让父亲如此心怀忌惮?

莫非……

他真的身份不菲?

陆非也是个懂得识人眼色的,他看了一眼父亲,却细心地看到了父亲眉角的冷汗,那豆大的汗珠,沿着青筋缓缓地流淌,他脑内顿时警钟大噪。

这……

什么情况!?

见到父亲如此失了阵脚的模样,陆非吓得一下次说不出话了。

他看向荣少卿,隐隐约约的,眼中已难掩慌乱的神色了!

“对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六神无主之际,他只愣生生吐出了这几个字。

一旁的陆母更是脸色铁青,精致的妆容,也难以掩盖泛绿的脸色,身子摇摇欲坠。

她虽弄不清楚局势,但是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丈夫如此失控的模样,似乎……真的出了什么大事。

傅晴初见到原本还蛮不讲理的一家三口,如今,一副出人命的脸色,尤其是看到陆父僵直的目光,更是心存差异。

她感觉,身后,似乎伫立着一只雄狮似的,以至于让这三个人如此敬畏有加?

这个男人,究竟是谁?

权势竟这么滔天?

傅晴初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,脑袋里像拧了一团浆糊。

她心里清楚,这三个人的低头,并非是真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而是认识到,自己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