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是下方的梦境小球,乃是此子的心灵力量融合圣雾诞生,若是强行中止,将梦境小球打破,恐怕会对此子道心,造成永久性的损伤。”

不过马上,另一名宗门巨头开口说道,声音中饱含担忧之意。

如此人所言,眼下林步征的梦境小球不断壮大,没有丝毫破碎的迹象,如果强行出手中止,固然会保全蜃球,但也会极大影响林步征的道心。

为了保全一件圣器,而影响一位将来有极大可能踏足帝境的帝子道心,怎么看都是一件得不偿失之事。

“事已至此,唯有将此子吸收的圣雾全部赐予他,然后中止考核,反正他是我神威宗弟子,如此举动,算是培养门中杰出后辈,倒也不算损失。”

蜃老沉吟一番,果断说道。

“此法倒是可以,不过如此一来,此子收获将远超他人,对其他参加考核的外门弟子来讲,未免有失公平,再加上他令圣器蜃球,产生了一定损伤,不可不罚,便算此子这轮考核没有通过,如何?”

罗长老在旁说道。

雷长老闻言,顿时怒气勃发:“罗长老,你休要颠倒黑白!林步征吸收圣雾,令圣器蜃球产生了损伤,是因为其血脉神通奇异,并非故意为之,且他之所以有此收获,是因为我等强行中止考核,若是追究起来,宗门高层失职更多,岂能将个中原因,全都归结于林步征一人身上?”

“更何况,林步征此次考核不通过,便要再次参加考核,到时你如何能保证,今日发生的一幕不会重演,蜃球不会再次受到损伤?”

雷长老一番犀利话语,将罗长老问的张口结舌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“好了好,两位不要再吵了!”

“依老夫之见,林步征在这轮考核中,损坏圣器蜃球,得到蜃球中蕴含的圣雾为真,可事出有因,并非有意为之也为真,不如折中一下,林步征依旧排名第一通过考核,不过第一的奖励却是不能赏赐与他,算是略作小惩,两位意下如何?”

下一刻,有宗门巨头出言建议道,打破现场的尴尬气氛。

“可。”

雷长老皱眉,显然对这名宗门巨头和稀泥的处理方法,很是不满,不过也明白,这已是此事最完美的解决方案,即使有些不满,也只能勉强接受。

“哼!”

相比于雷长老,罗长老对此种处理结果,无疑更加不满。

不过该长老将此处理结果提出后,顿时得到现场绝大多数巨头的赞同,罗长老即使再怎么反对,也是无用,只得默许。

轰隆!

下一刻,只见蜃长老持有迷雾小球的手掌轻轻一抖,一股磅礴恐怖的力量,顿时从虚空中涌现,沿着蜃球倾斜的迷雾天河,一路向下方的迷雾海洋蔓延而去,弹指间将整个迷雾海洋包裹住,随后轻轻一扯,浩瀚无际的迷雾海洋,顿时化作一缕轻烟,回归到蜃球中。

轰隆!

迷雾海洋消失后,参加考核的十万名外门弟子,顿时在下方显露身形,一个个躺在地上呼呼大睡。

“去!”

下一刻,蜃长老伸手一指,半空中唯一剩下的梦境之球,顿时向着林步征飞去,在飞行过程中不断变小,最后化作一点神圣之光,融入林步征心脏。

轰隆!

直到这时,躺在地上的外门弟子们,一个个才苏醒过来,林步征亦是以手抚额,从地上站起,眼神由一开始的迷茫,转瞬间变得清澈无比。

“诸位静一静,下面我宣布这轮考核的排名。”

“林步征排名第一,楚梵天名列第二,朝无涯第三,花满娥第四……”

雷长老出现在众人面前,快速宣布这一轮的排名。

“按照考核规则,排名前百弟子,皆有奖励,不过林步征在考核过程中,损坏考核圣器,因此罚收他排名第一的奖励,以儆效尤!”

雷长老声音大义凛然,公正无私。

“又罚!”

林步征口中咕哝道,一脸不满,不过明显感觉出,自己的心灵力量在考核结束后,强大许多,稍稍抗议后便不再多言,闷声发大财。

“我竟然败了?”

楚梵天脸色苍白,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。

下一刻掏出身份令牌,不知和谁联络,令牌上方,顿时浮现出浮生若梦考核的全过程,楚梵天脸色苍白的看着,随着时间的推移,眼神显得愈发阴沉。

朝无涯、花满娥亦是沉默不语,他们在考核前,均是和林步征对赌,对自身抱有无与伦比的自信,结果眼下,冰冷无情的事实说明,他们确实不如林步征。

“林步征,这次是你赢了,下次我会赢回来的!”

楚梵天脸色阴沉,一语不发,将地阶火龙的龙珠,长生珊瑚以及星辰石交出,递给林步征,旋即转身离去,没有颜面在此地多呆。

“林兄技高一筹,我等甘拜下风,自叹弗如!”

相较之下,花满娥和朝无涯显得极有风度,将提升灵魂力的灵花和净界水交付给林步征,又寒暄几句后,方才离开。

“发了,发了!”

林步征咧嘴,脸上露出灿烂笑容,怀揣着五件天地灵物,潇洒离开。

林步征在这轮考核中,虽然没有获得排名第一的奖励,但却获得五件天地灵物,在外门石碑上的排名也提升了一万,没有被驱逐出外门的危险,总体看来,收获还算不错。

“喵吼!”

“臭小子,你回来了!”

林步征才刚刚返回居住的庭院,幸便一溜烟窜出,跳到他的肩膀上,嘴里叼着一封信笺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林步征一脸好奇将信笺接过,随手拆开,将其中书信拿出,快速浏览一遍,眉头一挑,面露笑容:“是爹写的信……”

原来,这封信是林步征的爹,林山岳寄来的,告知林步征,自己最近平安,让他好好修炼,不要担心。

“爹居然去了大陆中域,想要闯入大帝世家禁区,解救娘亲,我怎能不担心……”

不过马上,林步征眉头轻轻皱起。

在这封信中,林山岳告知林步征,自己已身处大陆中域,准备前去某个古老大帝世家的禁区,解救林步征的娘亲,侧面证实,他的娘亲,确实来历不凡。

可是,林山岳一身修为被废,与普通人无异,闯入大帝世家禁区,怎么看都毫无解救娘亲的希望,更像是自寻死路。

“还要变得更强啊……”

林步征双拳紧握,暗下决心,自己一定要努力修炼,尽早晋升地道境界,到时便有一定实力前去中域,帮助父亲解救娘亲,彻底探明自己的身世。

这一刻,林步征手持信笺,遥望大陆中域方向,目光变得无比悠远、深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