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月后,张若雪大婚。

她的这场商业联姻,直接促成了龙域影视公司经营板块的扩大,效果非常明显。

只是跟她结婚的那个富二代,长得实在有点不可恭维,并且据说脾气相当暴躁。

夏安安对此倒是蛮看好的。毕竟,张若雪是个受虐狂来着。

想要得到陆楚言的阴谋没有得逞,偏偏还是要留在龙域卖命,这是一个由内而外骨灰级的受虐狂啊。

蓝琴作为公司艺人,参加了张若雪的婚礼,并且很意外的接到了新娘的花球。

成俊兴奋地简直要飞起,连发三条微博记录女友手捧花球的盛世美颜。

夏安安评论给了一个不屑的表情:“你是不是太娘们了?想求婚就直说,反复强调花球的力量有意思么?”

diss完了成俊,她接过陆楚言递过来的牛奶,翻了个白眼。

“亲爱的!张若雪都结婚了!你承诺给我的盛世豪华版的婚礼呢?这么说话不算数呢怎么,婚礼连个毛都没看见,我抗议!”

不仅没有婚礼,之前订好的那件婚纱都给退了!

陆楚言将夏安安搂在怀里,伸手摸了摸她还未隆起的小腹,那里,有他们爱情的结晶。

“我答应你,孩子出生之后,给你最别致婚礼。”

本来婚礼都筹划到一半了,送子娘娘突然就发了善心。

因为之前有过流产的经历,陆楚言千般万般的小心,绝不肯让夏安安再耗费精力。于是婚礼的事情就被搁置起来。

夏安安跟陆楚言的想法是一致的,孩子最重要。但是还忍不住要埋怨,要吐槽。这大概是孕激素在作怪。

但是被陆楚言搂在怀里一揉一哄,不快的情绪马上烟消云散。

……

七个月后,孩子呱呱坠地。

夏安安经历了传说中的十级疼痛和惨无人道的侧切。

看着胖小子被医生拿去称重,幸福的泪水沿着脸庞划过。

那边护士喊了一句:“54公分!六斤六两!”

夏安安心里默默地接了一句:老铁,没毛病。

回到病房,发现这里早已被布置的像是一个大型PARTY现场。

七彩气球,五色鲜花。

躺好在病床上,夏安安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。

窗外传来奇怪的声音,整栋住院楼似乎也有骚乱的震颤。

夏安安扭头一看,几十台无人机正在窗外盘旋。

一条巨大的横幅展开,上面写着:夏安安,嫁给我吧

“安安,嫁给我吧!”

陆楚言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病床前,他十分俗套地单膝跪地,手里举着一颗闪亮的鸽子蛋钻戒。

夏安安突然就泪目了。

没想到孩子生完了,自己依旧多愁善感。

她的陆楚言,竟然记得要补上一次求婚……

咳,孩子都给你生了,不嫁给你,还能嫁给谁?

心里边这么吐槽着,感动的泪水却汹涌而至。

一股热流席遍全身,夏安安囧了一下,哭出声来:“唔……我、我流血了,好多,会不会是大出血?我害怕……我死了怎么办?”

陆楚言站起身,掀开她的被子一看,叹了口气:“安安,这点血量,是恶露。”

“恶露?”

“类似产后排出的淤血。”他和夏安安一起学习过怀孕生产的知识,没想到她完全不记得了。

“对对,我怎么忘了……”夏安安一拍脑袋“呜……”继续哭上了。

“怎么了安安?”

“你快跪下呀,重新,重新求婚!呜……我搞砸了,都搞砸了……”

陆楚言心里立刻进行了一次数学运算。一孕傻三年,一个篮球队五名队员,除去自己还需要四个小家伙……

“快点啊!跪下啊!你不愿意?”

陆楚言叹了口气:“愿意,一辈子都愿意。”